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 晋江正版27(1/2)

卫所是最磨砺人的地方, 谢斐原以为进去就是舞刀弄棍、排兵布阵,没想到那韩阳在瞧他第一眼之后,就以资质为由, 令他先与新兵一同进行体力训练,无非是负重跑和摔跤比拼。

当日抵达时已是日落时分,韩阳便将他安排与新兵同住,他是最后去的, 被分配到的营帐仅住五人, 而其他营帐一律是十人,那时他便在想,韩阳终究还是顾忌他镇北王世子的身份, 待他与旁人自会体现出许多不同。

却没想到韩阳离开时道:“王爷的意思是, 世子爷既然决意到军中打磨, 与众将士同吃同住,那便忘记从前的身份地位, 当然,末将也绝不会对外透露世子爷的身份。”

次日一早, 卯时起身, 早膳是两个粗硬的馒头, 谢斐才吃两口就要找地儿扔掉, 却被那眼尖的百户斥以浪费军粮, 险些挨顿棍子,只好就着粥生生咽下。

白日负重,要在两腿各绑六斤重的沙袋, 还要再背负五十斤的重物跑三十里路, 其中包含上山下坡, 中途若是偷懒停下休息, 立刻就有监官上来催促。

那几天谢斐过得生不如死,数九寒天大汗如雨,雪地里摸爬滚打一日下来,双腿都不是自己的,摔跤对垒时他险险扳回两局,之后又被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摔得浑身青紫,连口喘气的时机都没有。

他在世家公子间算得上体力最好的那一批,却何曾经历过这种粗暴蛮横的体能训练?

休息时听到身边的新兵说起镇北王殿下,上阵的盔甲兵器加起来至少百来斤重,军情紧急时,三天三夜没个阖眼的时候,又想起御花园后山他连一石的弓都拉不满,而他父王却臂力惊人、力能扛鼎,谢斐只能咬牙再坚持。

后来几日,营帐中又塞进了几个新兵,十人挤在一处,夜里鼾声如雷,谢斐也是闭眼就能酣睡,累到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抬。

泥泞里滚了十日,好不容易熬到今天。

昨夜他睡得很沉,今早起身又不用训练,他现在精神很好,面上一扫往日倦怠,浑身的热气在血液里搅动,只想着等会面对阿嫣,定要好好发-泄一番,以解多日思念之苦。

军中训练多日也有好处,如今他的体力的确不同以往,一想到她在他身下软塌塌的样子,谢斐的呼吸就烫得像着了火,连日的酸痛疲惫全都荡然无存。

他策马赶回时,无意间摸到下颌那粗-粗-立-起的青色胡茬,怕回去吓到他那小妻子,还特意调转马头到绿芜苑修整了一番。

没成想才踏入府门,父王就急着唤他过去,这要是旁人突然打断,他能一脚将人踹出府去。

好在这些日子他在军营还算安分,也不怕韩阳告状。

踏入离北堂时,谢斐身上的热度才慢慢平息下去,谁知在长廊转角处,一个清落纤细的身影自垂花门款款而来,满地薄雪为她润色,衬得眼前女子愈发冰肌玉骨,出尘脱俗。

所念之人就在眼前,谢斐当即启唇一笑,“阿嫣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谢斐策马回府途中,谢危楼就已派人到归燕堂只会沈嫣,沈嫣知道今日谢斐回府,已经做足了准备,甚至连林林总总的嫁妆也都清点完毕,只等离开。

在离北堂外遇到谢斐,不算意外。

三年夫妻缘尽,她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,几日不见,他面颊更清瘦,下颌也更加清晰,依旧是那双无需多言也自带光彩的桃花眼,天水青的织金长袍,镶金玉带掐出劲瘦腰身,下摆宽大的襞积在寒风中猎猎鼓动。

有些人,天生风流相,可惜她从前看不清。

沈嫣朝他淡淡一笑,谢斐当即眼冒绿光,倘若不是父王在内,他现在就想上去吻她。

这个念头强行压下,他声音到底还有几分沙哑:“父王也唤了你?”

沈嫣抿抿唇,点头。

“也不知是为了何事,大概是后日除夕的安排布置吧。”谢斐心想倘若只唤他一人,或许还是功课上的考校,但父王也叫了阿嫣,多半是为了家事。

他拉过她的手,细细滑滑的,就这么摩挲一下,都能让他心神荡漾。

沈嫣嘴角依旧挂着一抹笑,却默默将手收回,无声地翕动嘴唇,催促道:“进去吧,王爷在等了。”

谢斐被她勾出了一团火,很难从她薄露笑意的眼眸中捕捉到与往常不一样的东西,也就不曾留意到,她的口型是“王爷”,而不是“父王”。

到了书房外,谢斐让季平进去通传,待得了恩准,两人前后脚进了书房。

鎏金云纹宣德炉外青烟袅袅,凛冽的香气丝丝缕缕地渗透在冰冷的空气中。

谢斐看到父王负手立在窗下,身形高大挺拔,沉稳如山,被这般雄浑凛然的气势压着,别说他只是在军中不出差错地度过十日,就算一举拿下两座城池,在他面前也算不上什么功劳。

谢危楼转过身,目光掠过谢斐,看到他身后那个窈窕纤细的身影,目光微不可察地往上,果然,她今日仍旧戴上了那只金蝉发簪。

“父王,您找我和阿嫣所谓何事?”

谢斐率先开了口,心中亦有几分雀跃,想将他父王落在别处的目光拉扯回来,注意到他这几日在面容和精气神上的微妙改变。

谢危楼却只是淡淡扫他一眼,示意他去看桌案上的纸卷。

谢斐好奇地走过去,而他身后的沈嫣,身形微微一颤,双眸注视着他,手掌紧握成拳,默默地攥紧了衣角。

桌上的和离书早已被摆正方向,正对着他,三个大字尤其清晰醒目,是以谢斐还未走到书案前,就已经注意到了那三字。

他双腿其实还轻飘飘的,训练了整整十日的负重,腿上不绑沙袋,走起路来总有种头重脚轻之感,仿佛漫步云端,这种双腿泛软的感觉在看到“和离书”三字时几乎到达顶峰。

直到走到书案前,他被砂砾磨出血痕的手掌按在桌角,勉强寻得一道支撑。

和离?

什么和离?

指尖颤抖着摸到落款处,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,沈嫣,是他的妻子,而那名字上,此刻压了一抹鲜红刺目的指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