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8章 晋江正版28(1/2)

季平手持和离书快马加鞭到顺天府衙盖了印, 不出半日,镇北王世子夫妇和离一事便已传遍整个上京。

当年二人成亲一事就已闹得沸沸扬扬,一个是顶级权贵, 一个是京城第一美人,谁人不知这世子爷是出了名的家里红旗不倒、外面彩旗飘飘,可任谁也想不到,这场人人瞩目的婚姻竟是短短三年就走到了尽头。

一时间, 各大官员府邸、高门世家甚至坊间的角角落落都在私下热议。

“镇北王才回京几日啊, 这大过年的,家里就闹和离。”

“依我看,多半是世子爷有了新欢, 那沈家七娘无所出, 又是个哑巴, 恐怕是明面和离,实则休妻, 说出去好听罢了,否则让人家武定侯府脸面往哪搁?”

“不是说好的十年不纳妾, 这可才三年哪!”

“那是不纳妾!不是不休妻!”

“看来镇北王也不满意这个儿媳。”

……

季平盖了印, 先照镇北王的吩咐, 往武定侯府去了一趟。

一家人聚在厅堂, 听到这个消息时, 每个人面上都写满了不同程度的震惊。

沈二郎额头青筋直跳,当即从圈椅上跳起来,声音都变了调:“你说什么?和离?”

几个月前, 底下人同他说七娘在听雪堂对世子提出和离, 沈二郎当时根本没当回事, 只当沈嫣负气撒个娇罢了, 回去不还得老老实实过日子,没成想这才几日,连和离的章程都办妥了!

可世子爷不是说过“不死不休”么,他若不想离,谁能押着他按指印!倘若是七娘执意和离,并非世子所愿,按照当日从听雪堂听来的消息,世子爷岂不是就要对他们二房下手了?

还是说,是世子爷嫌弃七娘作得厉害,忍无可忍,才要与她断了夫妻情分?

脑海中思绪纷乱,沈二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除夕将近,沈娆今日也在家中,听到这个消息时的震惊并不比沈二郎少,或者说沈二郎是震骇,而沈娆则是惊喜更多,

她直接问季平:“我家七妹妹是犯下七出之罪,被逼下堂了吧?”

此话一出,众人心下都有了揣测。

七娘年纪虽小,却不蠢笨,这些年出嫁从夫,执掌中馈劳心劳力,德言容功都可称得上女子典范,唯一的错处便是“无子”,难不成就因这个,镇北王一回京便找个由头将她赶出府了?

季平没有回答,而是看向一旁面色平静的老太太,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。

这几个月来,老太太也有预感会发生点什么,只是觉得七娘性子柔弱,即便心中郁结,恐也下不了决心,所有一面希望她快快乐乐地过日子,一面也不忘提醒她,无论将来如何决定,背后都还有祖母。

今日闻此消息,竟不算意外。

只是心中亦不免涌起一阵沉痛酸楚,她那事事周全隐忍、体谅包容的孙女,倘若不是万念俱灰,又岂会走到如今这一步?

季平按照来时镇北王的交代,向老太太躬身解释道:“王爷说,沈七姑娘淑媛婉嫕,柔和贞静,是镇北王府亏欠了她。王爷自言这些年领兵在外,对世子失了管教,来日必当登门造访,向武定侯府赔罪。七姑娘为全夫家颜面,不提休夫只提和离,王爷亦感激不尽,此后知交如旧,万莫因此影响到两家情分才是。”

这话说得动听,落在众人耳中不过是给武定侯府挽尊的说辞罢了。

在大夫人、二夫人和沈娆等一众人眼里,七娘压根不会主动提出和离,什么上门赔罪都是幌子,不过是拿来安抚老夫人罢了。当年说好的十年不纳妾,如今才过了三年,还不是说弃就弃?如今和离一事板上钉钉,七娘这辈子就完了。

老太太深深吁口气,勉力压下心中的苦涩,挺直了背脊,淡淡回笑道:“七娘是我一手带大的,她是什么样的孩子,老身一清二楚,世子若堪托付,她也不至走到和离这一步。老身相信她的选择,当然也支持她深思熟虑后的一切决定。”

季平闻言惭愧不已,老夫人一生性情刚直、尊贵骄傲,武定侯府如今这几辈人加起来的魄力恐怕还不如一个老太太。

季平朝老太太拱手,目光瞥一眼旁边的沈娆:“既非七姑娘之过,王爷自然容不得旁人诋毁姑娘声誉,镇北王府若有私下妄议、谣言惑众之人,王爷必会严惩不贷,京中流言蜚语王爷亦不会坐视不理,方才那‘七出’、‘下堂’之言,还请沈四姑娘慎言。”

沈娆猛地睁大了双眼,“什么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大夫人王氏立刻将女儿拉到身边来,向季平赔笑道:“四娘口不择言,管事教训得是。”

王夫人瞪了一眼自己这个糊涂女儿,有些话放在心里也就罢了,偏她蠢出生天非要说出来,季平是镇北王府的管事,京中谁见了不敬上三分?若不是方才的话留了余地,沈娆只怕要吃教训,落个妄议是非之名都是轻的。

季平离开后,老夫人握紧手中的灵寿杖同众人立下规矩,府上若有人敢私下胡言乱语一句,定不轻饶。

众人面面相觑,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再置喙。

-

沈嫣这两日清点了嫁妆单子,底下不知情的原以为夫人不过是趁着年终清算账目,直到看到那六十抬嫁妆箱子一一搬出库房,这才傻了眼。

夫人这是做什么?

这些陪嫁都要抬到哪去?

难不成要走?

内外院的几个管事想起夫人近日的交代和托付,本以为同往年一样,年末事事清,多一些指派和调度也属寻常,却没想到这竟是夫人最后一次当家做主了。

然而,众人也只能将心中那份震愕强自压下,不敢宣之于口,因为镇北王一早下了禁令,谁敢私下议论,一律杖四十逐出府去,若有在外闲言碎语者,即刻以造谣生事之罪押送顺天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