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0章 晋江正版30(1/2)

离北堂。

谢斐双目放空地对着厢房的大门, 直到最后一抹日光从门缝里消失。

这一天过去了,他的阿嫣大概也走了。

眼前几乎看不清,恍惚间似乎闪过一抹红。

谢斐忽然就想起三年前, 她一身凤冠霞帔与他拜堂成亲的那一个傍晚。

那时他是真花了心思的,三书六礼处处齐全,奔波劳碌数月,直到掀开盖头, 看到里头那妆容精致、流光溢彩的小妻子, 便觉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她那么乖,什么都听他的,就算他在外玩乐数日归来, 她也会像只猫儿一样缠腻地扑上来, 甜甜地朝他笑。

他揉她的脑袋, 说“你夫君是出去办大事的”,她连这都信, 煞有其事地朝他点头。

他望着她一双澄澈的眼眸,忽然心虚起来, 于是吩咐了底下人, 谁也不许将他在外的消息带到归雁堂来。几个一起吃酒摸牌的兄弟, 谁敢将那个赌约说出去, 别怪他翻脸无情。至于坊间那些女人, 他玩归玩,要她们记住自己的身份,谁敢僭越, 爷给的富贵就到头了。

这般安安稳稳过去些日子, 终究是纸包不住火, 她又并非闭目塞听之人, 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要操办,不可能永远留在归雁堂不出去,不知从哪日开始,她对他的笑就多了一丝迟疑。

可她还是那么温温柔柔的,表现出极为豁达的样子,夜里却趁他睡着悄悄来勾他的手。被他发现后反手握住,她不再像从前那般像受惊的小鹿立刻逃开,而且将他依偎得更紧。她不能说话,这是她最能与人亲近的方式。

那时他的心扎扎实实地被她的猫爪子挠了一下,她那么喜欢他,依赖他,他也下定决心,要给她旁人都没有的宠爱,一辈子疼惜她。

可他也是男人,上京城中谁人不喜“风流妙舞,樱桃清唱”,他生来喜好狎游和声乐,睡梦中也要听个响,难不成从此就同一个哑女岁岁年年,那他要这对耳朵有何用?

倘若他都该死,上京城那些宠妾灭妻的岂不是该诛九族!

他始终忘不掉武定侯府那一晚,她轻轻柔柔的,一开口就是剖心泣血的话,她说他不爱她……也忘不了今日在离北堂书房,她那冷若冰凌般的眼神,她可知卫所这十日,他是如何发了疯的想她!

谢斐坐在冰冷的地面上,双拳攥紧,深深地闭上眼睛。

不知过去多久,门框忽然有了响动,谢斐几乎是立即睁开眼睛。

面前闪过一个略显佝偻厚重的身影。

不是她。

他收回目光,靠在墙角沉沉地呼吸,心肺震震地疼。

玉嬷嬷提着食盒轻手轻脚地开门进来,四下没看到人,最终在厢房晦暗的角落里瞧见了世子爷。

“世子怎么坐在地上,天儿这么冷,别冻出——”玉嬷嬷匆忙往他跟前跑,直到近前才看到昔日光芒万丈的人竟狼狈至此,那一身天水青的织金袍子处处血迹斑斑,摊开的手掌鲜红一片!

“世子爷!”玉嬷嬷吓得惊叫出声。

满目的血红印记让她眼前一黑,险些惊昏过去,“这是怎么了,啊?世子爷,你哪里受了伤,怎么弄成这副样子?来人,快去请大夫!快去啊!”

耳边聒噪得厉害,谢斐喉咙艰涩地滚动了一下,干裂的嘴唇吐出两个字:“出去。”

玉嬷嬷心疼得揪起来了,哆哆嗦嗦去寻他身上的伤口,“和离就和离,世子爷这样的身份,满京城的姑娘还不上赶着巴结,这个没了,还有下个,何苦将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!”

谢斐苦涩一笑,双目空洞地望着一处,“是么,人人都上赶着巴结爷,怎么就她跑了?”

玉嬷嬷掀开他的衣袖查找伤口,才发现往日养尊处优的世子爷身上一块青一块紫,连药酒和金疮药都是胡乱涂抹上去的,心中一苦,险些落下泪来,“卫所连个军医都瞧不得么,这一身的伤……”

是啊,他浑身都是伤,几天训练下来,双肩双腿都是肿的,身上几乎没一块好皮。

那柳依依看到他这个样子都吓得直哭,硬是要给他上药,女子柔软的雪肤贴过来,他素了十日,岂会一点反应都没有,可他匆匆完事就回来了,连药都没来得及上,想回来见她,想看她心疼自己的样子,想让她红着眼给自己上药,然后他再好好欺负她。

现在,他根本感觉不到痛了。

膝襕一掀开,落下个沉甸甸的物件,霎时在天水青的衣袍上染下一片通红,玉嬷嬷定睛一瞧,才发现是那盖指印的朱砂,难怪没闻到血腥气,这一身狼狈的脏红原来只是印泥。

玉嬷嬷才松了口气,余光扫过他沾满印泥的手掌,一片猩红之下隐隐可见皮开肉绽的血痕,心脏猛地往上一提,“朱砂是有毒的,世子爷怎能拿破了皮的伤口去碰!傻孩子……你不知道疼吗?”

疼有什么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