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7章 晋江正版37(1/2)

梦中。

从到那故人庄上的当日, 她便因忧思过度,夜夜惊厥,竟诱发了体内的寒症, 一连病了月余。

蛮夷兵强马壮,那一战打得腥风血雨,玉门关外白骨露野,血流成渠, 天地都失了颜色。

就连她所在的镇子也不能幸免于难。

那日街上闯进一队人马,抢金银,夺米粮, 宰牲畜,见人就杀,看到漂亮的女人甚至当街强占。

外头一片兵荒马乱,妇人孩童的凄厉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她躺在床上,心惊胆战地听着外面的动静, 背脊发冷, 手脚冰凉, 因病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, 一闭上眼,昔日在蛮夷手上备受欺辱的噩梦犹在眼前。

将军的旧友亦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他将她安置在家中一处密室中, 对她说:“姑娘放心, 我这条命是沈将军救的, 今日如若护不住姑娘,便是一死, 也会挡在姑娘面前。”

那时她才意识到, 原来此战凶险万分, 而他将她交给的故人,已是漠北之内最值得托付的亲信。

她蜷缩在逼仄的密室内,被无边的黑暗和恐惧包围,等啊等,等啊等,等到最后,脑海中只余一个念头——

将军若死了……她也绝不独活。

早在蛮夷手中的时候,她就应该挥剑自戕了,这条命是他给的,一年的脉脉温情和朝夕相伴,他是她活在世上唯一的留恋和满足,倘若他都不在了……

黄泉路漫漫,自当随君去。

她在密室极狭的罅隙里,看到鲜血从门缝间流淌而下,听着刀尖捅进脏腑的闷响,尸体的腐烂气息充斥鼻尖,所有的活物都在耳边被撕成碎片,她不敢哭,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,眼皮仿若千斤重,意识已经很模糊了,身上一会冷一会热,可是等不到他,她不敢睡过去,怕睡着睡着,就再也看不到他了。

眼前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,他将她打横抱起,整整一路都没有放开,农庄那一晚,火光描摹他棱角分明的轮廓,他蹲在她面前,眸光是从未有过的温柔,后来营帐中数不清个提心吊胆的日夜,他对她永远都是一句温柔而沉稳的“别怕,我在”。

真后悔啊,这一年间,怎么就没和他多说两句话,她还想抱抱他……

迷迷糊糊中,她听到有人挥刀破门而入,可是眼皮子睁不开了,根本看不清是谁。

她以为是四处烧杀抢掠的蛮夷,却没想到,下一刻,身体被一层冰冷的盔甲围拢。

冷,硬,裹挟着浓郁的血腥气,很不舒服,但却意外地给了她缺失已久的安稳和依靠。

“小痴,小痴……”

耳边拂过温热的男人气息,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。

她的亲人全都死光了,这个世上再也没人知道她的名字,后来她只告诉了一个人。

她下意识往那个人怀里钻。

劫后余生,她的脾气也变得非常古怪。

那晚她扒着他的手臂不放,让他想要去安抚伤兵都挪不开身。

打了胜仗,将士们欢欣鼓舞,面上也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路过的亲兵都在偷偷笑话她,她也不管。

她不确定地,一遍遍问他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“你答应过,要给我买金钗锦裙,还作数么?”

“只要我还活着,就一辈子作数。”

“京城真有那么好?”

“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。”

“可我一个人都不认识。”

“你只需记得,你是将军府的人,那就足够。”

“那……将军府的人,可以抱抱将军,亲亲将军吗?”

身边的人似乎一僵,继而哑然失笑。

隔了许久,那道温柔清列的嗓音缓缓流淌入耳。

“将军府的人或许不行,但小痴可以。”

其实她说完那一句,脸色已经红得不太自然了,得了这句肯定,更是羞燥得别过脸去,不敢看他。

声音闷在他的披风里,像块软软糯糯的糖糕,“我烧糊涂了,脑子不清醒,说些胡话……你别当真。”

他却缓缓转过她的身子,捧起她下颌,指腹拭去她眼尾的泪珠,在她眼下一处极浅淡的鞭伤旧痕上轻轻摩挲。

“小痴……你能相信我、喜欢我,我很高兴。”

她脸皮薄,听到那句“喜欢我”就要忍不住反驳,可才抬起眼,男人温热柔软的薄唇便覆了上来。

从一开始的生疏和拘谨,慢慢地深入,变成情动的舔舐与勾缠,一点点地吞噬她所有的意识。

……

梦中那种感觉太过清晰,尽管今日她来时已将所有的杂念压下,尽力不去想,可寿康宫外乍一对上镇北王那双深沉淡漠的眼眸,昨夜种种立刻席卷而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