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5章 晋江正版55(1/2)

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 男人的喉结,是个非常暧昧也非常敏感的地带。

梦中她有一次醒来,借着微弱的烛光看他棱角分明的侧颜, 忍不住伸手碰了碰那凸起的喉结, 谁料他压根没睡, 直接反手握住了她。

后来发生的事,就不再是她能控制的了。

想起梦中夜夜, 沈嫣一瞬间心乱如激电, 好像有什么在皮下疯狂滋长。

她几乎是死死攥紧手心, 才能勉强压制住起身逃离的心思。

然而浑身的血潮在他看过来之时瞬间翻涌而上,漆黑却灼热的目光下, 她的面颊很快晕染出一片红云, 浑身宛若绷直的琴弦。

太皇太妃好奇地顺着谢危楼的目光看过来, 见她面色绯红,忍俊不禁道:“到底还是年轻孩子, 火气旺盛,不像哀家这把老骨头,五月里穿袄子也不觉得热。”

沈嫣觉得难为情极了, 起身向太皇太妃盈盈施礼致歉。

她今日穿着浅鹅黄绣草虫纹的立领对襟衫子,胸前佩戴金银、玛瑙、琉璃等宝石串联而成的璎珞项圈, 行止缓缓间, 珠翠碰撞出清脆的玎珰声, 细碎的日光在身上一卷卷铺开,胸前的璎珞愈发剔透晶莹,流光溢彩, 衬得玉颈修长, 姿容艳逸, 肌肤也如宝石一般莹白雪腻,透着珠光雪色。

太皇太妃在宫中近四十年了,从太宗皇帝的容妃,到如今是宫中辈分最大的太皇太妃,历经三朝,如今太宗皇帝的孙子、熙和帝谢烆都儿女双全了,她见过太多的美人。

环肥燕瘦,百媚千妍,什么样的都有,却还从未见过这般精致出色的容貌,每一寸肌理、每一道线条都似女娲妙手精心打磨,眸光流转间,竟不似凡尘之人。

沈嫣起身来,只知两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她低低垂着眼眸,鸦羽般的眼睫扫下来,遮盖住眼底的慌乱。

尤其是殿内除了侍立的秋嬷嬷,仅有他们三人,太皇太妃又是谢危楼唯一的长辈,这感觉就像……她第一次进门见家长。

谢危楼垂眸,捕捉到她藏在眼底的那一缕窘迫意味,不禁笑了笑,“阿嫣……是很不错。”

这话一落,沈嫣心头大跳,方才不是还在说天气,猝不及防来了这句,生怕旁人不知道他的心思么?

就连太皇太妃也好奇转过头来看向谢危楼,“难得从你口中听到几句夸赞,可惜了,谁教你在外十年不归,这丫头再好也不是你家的人了。”

谢危楼喝了口茶,意味深长地笑了下:“这孩子,处处都好。”

太皇太妃和身边的秋嬷嬷相视一笑,沈嫣窘得后背都出了层汗,抬眼瞪了一眼谢危楼,怕被人瞧出端倪,又匆匆收回了目光。

谢危楼神态自若地笑了笑,语气也是稀松平常,甚至以一种长辈的身口吻,“从前在王府端的是事无巨细,人人信服,十几岁的姑娘能做到这一步委实少见,她这一走,本王府上倒的确缺个执掌中馈之人,只怕遍寻京中也无人比阿嫣做得更好。”

五月的天儿有些闷热,人身上用的香因热气升腾也更容易挥散出来。

谢危楼靠她不算近,却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茉莉香气,像五月的花在指尖绽放,有种浑然天成、沁入骨血的甜。

谢危楼一语落下,接着又道:“除了看人的眼光差点。”

太皇太妃怔愣地看了眼谢危楼,而沈嫣这回真是坐不下去了,正想着以何种理由告退,谢危楼便不逗她了,怕再把人吓跑,才说起正经事:“本王是说,知人善用。”

沈嫣手里的帕子松了松,却又听谢危楼道:“镇北王府郭啸、季平都是能干之人,府里的小厮仆妇经过严格的筛选,能进来的少有吃里扒外之辈,可外头鱼龙混杂,你年纪尚小,打理名下那些铺子实属不易,却也不必因顾念亲情,事事迁就家中长辈,由着他们浑水摸鱼,也该适时培养一些伶俐忠心的自己人。”

沈嫣怔忡地望着他,一时不曾反应过来,还是太皇太妃含笑提醒她道:“好姑娘,这是当朝太傅在提点你呀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