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0章 晋江正版60(1/2)

沈嫣醒来的时候, 发现自己还伏在男人温热坚硬的胸膛,脑袋一瞬间清醒, 惊得她吸了口气。

再一抬头, 才发现外头还只是蒙蒙微亮,屋内视物不清,应是卯时不到。

谢危楼只闭目养神, 见她醒了,也睁开了眼睛, 垂下头,看到一双惊慌的杏眸,不禁一笑,大掌揉着她后颈,“怕什么?”

他抿着唇角, 大胆猜测:“怕日上三竿,我还没走, 被人捉奸在床?”

她被戳中心事,有些恼羞成怒地抬起头,目光落在他被晦暗光线笼罩的侧脸,微微一滞。

朦胧的夜色里,虽然看不清五官,但下颌线尤为清晰, 温热的沉香气将她全部笼罩。

甚至舌尖到舌根,还有昨夜如幽匪藏的男人气息。

心口忽然一动, 想起梦中新婚翌日, 晨起时, 迎着满室将要燃尽的红烛, 她抬首撞上他的侧脸, 也是这般英俊冷毅,怎么都看不够。

她轻轻叹了声,忽然伤感起来。

就如这黑夜的苍穹,一辈子走不到尽头,他们之间横亘的难题也是如此,永远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
谢危楼将她揽进怀里,薄唇吻了吻她的额头,“昨夜怎么开口的,再喊一遍可好?”

沈嫣眸光微微黯淡下去,其实刚刚醒来的时候,她已在暗自试着用喉咙发力,可还是像过往的每一日那般艰涩、为难,没有任何的刺激下,很难将昨夜的声音逼出来。

明明看到了希望,可是又束手无策,吐出每一个字对她来说都是考验。

谢危楼沉沉地吁出一口气,揉着她的脑袋安抚:“无妨,你有近二十年不曾开口,难一些也属寻常,慢慢来,别急。”

她紧紧依偎着他胸口,点点头,想起方才那个梦,心里酸楚不已,将他的手拿过来,在他掌心慢慢写字。

“方才我做了一个梦,你背着我走在宫道上,我在你的耳边唱歌,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我也是可以唱歌的……”

她越写越急,好像这样可以证明什么,泪水像断线的珍珠般往下掉,很快湿透了他的胸膛。

小姑娘在自己怀中泣不成声,谢危楼心里也跟着痛,所有的艰难险阻纷至沓来,每一道都是他们的考验。

可难过中又夹杂着欢喜,至少迈出了这一步,知道她可以说话,可以唤他的名字,能让她无须提防,在黑夜中放心地将自己交付给他。

“好,等你能说话了,日后记得唱给我听。”

他垂下头,不断的亲吻她的额头、脸颊,无论怎样的耳鬓厮磨都觉得不够,软玉温香揉在掌心,一身的筋骨都被她的柔软酥香击得粉碎,迫不及待地想要更多。

可是不能,他的唇还贴在她的面颊,沉吟良久,缓缓地说:“昨日累了一天,趁着还早,再多睡一会。”

她在他掌下轻轻颤抖着,咬着唇,隔了好半晌,艰难地启唇:“好……那你……”

谢危楼没想到她又多说了几个字,尽管和梦中前世的声音很不一样。

前世更偏清亮婉转,天生黄莺出谷般的歌喉,在他心里,胜过多少绝世名伶,绝非一句轻描淡写的“我也是可以唱歌的”能够表达。

这一世的嗓音更加柔软,像踩着棉花长大的幼兽,又像一块软糯糯的糖糕,清澈、恬静,从头到脚软绵绵的,酥得人心口发麻,忍不住颤栗。

她虽然没再说什么,但手掌已经下意识的把他往外推了,他弯起唇角,无声地望着帐顶,只觉得空气里都是甜津津的味道,然后又在她鬓角亲了亲,“听话,我去上朝。”

她就放心地暗暗松口气,在他胸口磨蹭地点了点头,发丝落下一缕在唇边,沾了一点泪液,才要动手拂开,他大手伸过来,替她将发丝别到耳后。

这么娇嫩的脸蛋,还不及他手掌宽大,谢危楼捧起她的脸,在那两片湿润的唇瓣上轻轻一碰,“我们之间一定会有将来,我向你保证,不会让你等太久。”

她垂下眼睑,脸颊的绯红隐匿在朦胧夜色中,浓稠的热度却在他掌心慢慢升腾。

想别开脸,躲进床内,偏偏他不肯,就这么捧着她的脸,仔仔细细地看。

沈嫣咬咬唇,“我……可没说……”

谢危楼抚着她的脸,那清嫩饱满的唇,说出来的话怎么能这般挠人心肺,真再待下去,他真的不保证自己能忍得住不碰她。

他捏了捏怀中这个温暖的小小身体,能感受到她骨架非常纤细,手腕当真只有两指粗细,但身子该有的丰盈柔软一样不少。

“再吻我一次,好不好?”低沉的嗓音里掺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沈嫣简直羞愤欲死,天已经快要亮了,比刚刚醒来的时候又亮了一分,再不走连祖母都要醒了,看他如何全身而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