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0章 晋江正版80(1/2)

从来没有一个人, 能如此不遗余力地牵动她的心。

迎着那道漆黑浓稠的眼眸,沈嫣竟不由得想到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这一句, 只不过泪不在眼里, 在心口流淌成河。

早就哭够了,来之前也在心里打了无数遍草稿,倘若遇见他, 她应该有怎样的反应,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——保持沉默和疏离。

她以为自己足够克制了,但落在谢危楼眼中还是一览无余的眷恋和悲伤。

怎么能做到风轻云淡呢。

他们经历过前世的生死, 有过那么多耳鬓厮磨的夜,突然从心口剜一块肉下来, 怎么可能毫发无损。

包括谢危楼自己也是。

他是钢筋铁骨的身子, 但皮下亦是滚烫的血肉, 而她恰恰又长在了他心尖最柔软的角落,动不得, 一动便是沁入骨髓的疼。

沈嫣被他瞧得局促起来,往后退了两步,垂下头道:“男女大防, 宫中人多眼杂, 王爷与我还是不要私下见面更为合适。”

眸光略过他腰间的金蝉, 她咬咬唇, 终是将那句“不得私相授受”咽在心里。

那原本就是他的东西, 如今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。

面前的男人没有回应, 沈嫣眼睫颤了颤, “倘若王爷是来瞧太皇太妃的, 小女也可到耳房等候……”

“本王就是来看你的。”

没等她说完, 头顶一道磁沉嗓音倏忽打断。

沈嫣浑身僵硬着,沉默许久,继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“是我对不起王爷。”

不论是这一世上元之夜他出手相救,还是上一世救她于危难,始终都是她乱了他的心,而如今提出分开的也是她,倒显得她像个始乱终弃之人。

两世的恩情,唯有来生相报了。

谢危楼却没有顺着她的话往下说,只是静静地看她,许久之后才道:“这几日坊间传闻你可有听说?关于谢斐的身份。”

沈嫣眉心一跳,想起松音几日前替她出府跑腿带回来的消息——

“外面都传世子爷非镇北王亲生,是王爷从外头抱回来的孩子,说得煞有其事一般,又是五官不相像,又是年纪对不上,还有说世子爷的母亲之所以没名没分,是因为世子爷就不是王爷亲生。”

她当时只是听听而已,毕竟在王府那三年,关乎镇北王妃的流言从未止息,如今传出这样的言论也并不稀奇。

“王爷同我说这个作甚?”

她觉得有些好笑,抬起头看看他,难道为了他们能在一起,谢危楼连亲生的儿子都可以抛弃?

太荒唐了。

谢危楼缓缓走近,“我来就是想告诉你,外面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。”

沈嫣愕然一怔,一时没能领会他话中的意思,“王爷这是何意?难道谢斐不是……”

谢危楼认真地看着她:“我说过的,这辈子除你之外,从无旁人。”

一字一句,每一个字都带着重量,他既郑重,又迫不及待想让她知道。

沈嫣怔楞地眨了眨眼,人已经被男人慢慢地拢在怀中,夏日衣衫轻薄,彼此温热熨帖,久违的依靠感让她忍不住战栗。

感受到她不自觉的接近,谢危楼仰头,含笑吁了口气。

在未查明所有真相之前,他没办法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,贸然告诉她,她也不会相信。

而如今,当年之事慢慢水落石出,而他也不必背负虐待战友和救命恩人之子的骂名,他和心爱的女人,可以不必受制于天理人伦,坦坦荡荡行于世间。

沈嫣反应过来,额头青筋一跳,立刻推开了他的怀抱,“你是说……谢斐不是你的儿子?他是……他母亲和别的男人生的?”

谢危楼对上她怀疑的目光,觉得自己头顶隐隐透绿,无奈拉过她的手来,“我连别的女人都没有,又岂会多出个儿子来?”

被他握住的手指酥酥麻麻,还没怎么样便是一阵颤栗,他没有用太大的力道,可沈嫣却也抽不开。

她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脑海中嗡嗡作响。

他做了谢斐二十年的父王,何以等到今日才揭晓真相?

当真不是为了他们能够在一起,要与谢斐断了父子的情分?

她眼波一转,谢危楼便能猜到她心中所想,“在你心里,我竟是如此不堪?”

沈嫣抬起头,试探着问道:“那他的亲生爹娘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你会知道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谢危楼捏了捏她的手,目光望向殿内的佛龛,不知道在想什么,沉吟良久才道:“你如今慢慢能说话了,来日带你上玉佛寺再见一次玄尘,可好?”

沈嫣想了想,颔首应下,毕竟哑疾伴随她近二十年,如今说得还不算利索,时常会因为心急语塞,能有那位医术高超的大师为她复诊,当然再好不过。

谢危楼垂下头,目光落在她嫣红柔软的唇瓣,似笑非笑,“你不问问,我这些天在做什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