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1章 晋江正版91(1/2)

三杯茶下肚, 谢斐只觉得五脏六腑燥热难耐,偏偏整座屋子密不透风, 整个人仿佛置身一个巨大的蒸笼, 热到喘不过气,浑身犹如水洗。

“热……热……快去把门打开!”

谢斐脑海中已经有些混沌了,抬腿对上凌安就是一脚,将他往门口踹。

凌安没料到谢斐的症状更加严重了, 捂着口鼻回来扶住谢斐:“爷, 外面都是毒烟, 不能开门!”

凌安料定是方才在回廊徘徊太久, 世子爷才被毒烟侵身,而自己没事, 也许只是因为习武之人抵御力强,才没有着那毒烟的道!

凌安一边扶着谢斐, 一边拿纸扇不停给他扇风,“也不知是哪个下作东西,在佛门清净地下这种下三滥的玩意!”

谢斐觉得自己的身体现在就像炉灶一样, 这风越扇越热, 越扇火越大,情-欲的血潮在经脉中游走, 快要将他血管撑裂!

他本就不是定力十足之人, 眼看着经受不住, 素日一双淡琥珀色的桃花眼都似淬着春毒般,愈发显得浓稠暗沉, 汗水几乎要从眼里滴出来。

这样下去是不行的, 催-情-药轻易用不得, 风月场中, 真有人因中药之后不得纾解而活活憋死。

凌安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飞快地在脑海中权衡,院中毒烟缭绕,定然不只世子爷一人中招,若发生在平时,挑个姿色俱佳的姑娘来伺候也不是什么难事,可远水解不了近渴,这后山的女眷大多为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,碰了谁都麻烦。

为今之计,只有……凌安重重地叹口气,目光朝向旁边的院落。

出了这样的事,玉佛寺自己都撇不清,寺中的香客又何须顾忌佛门重地□□不□□的,正欲开口,谢斐就攥住了他的肩膀,肩颤身摇道:“去找沈嫣!”

凌安片刻不再迟疑,立即颔首应下。

整个佛寺后山,唯有夫人能解世子爷的毒,况且……即便他们如今不是夫妻,但曾经也是,世子爷对她念念不忘,日后总是会将人再娶回来的,说不准今日就是个机会。

况且……毒烟飘得那么远,夫人在隔壁院子恐怕也受到影响,此刻说不准也束手无策,急等着解毒之人……

脑海中千回百转,照应现实也仅仅一息的时间,凌安很快拿这些理由说服了自己。

正准备去将夫人带过来,一个不留神,谢斐已经撞开屋门跑出去了,凌安吓得赶忙追上,手里拿着汗巾伸出去,想要替谢斐捂住口鼻,却被他抬手拂开。

“世子爷,咱们还不知道夫人住在哪间房!您先别乱跑!”

两人才到后山,只猜测夫人和另外两位姑娘住在隔壁的院子,具体是哪一间,凌安还未着人去打听。

可谢斐什么都听不到,眼里窜着火,大口喘着气,此刻只有一个目的。

仿佛沙漠之中三天三夜滴水不沾的旅人,眼看着就要找到绿洲,日思夜想的那具香软冰凉的身子就在眼前,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心爱之人压在身下受用,一解春毒之苦。

……

丫鬟从后山将洗好的衣裙送进来时,江幼年便开始考虑午后游湖的衣裳,屋门大敞,送来丝丝缕凉风的同时,也将铜炉中的白烟吹散进来。

“阿楚,你觉得我穿这件淡粉色的如何?”江幼年拿起托盘上刚熏了香的衣裳。

程楚云支颐笑道:“好看是好看,只是这裙子与荷花一个颜色,到时候是看花呢,还是看你呢?”

江幼年笑得来捏她的脸:“就你会说话!你穿一身浅碧,不也与荷叶撞了色!”

门开后,凉风袭进来。

江幼年脚下一轻,忽然觉得脑海中晕晕乎乎的,扶住桌角,险些没站稳:“不行了阿楚,我胸口有些闷,是不是中暑了?”

程楚云手中的团扇摇了几下,也感觉身体没由头的一阵燥热,就好像在日头下暴晒一个时辰,气息有点喘不上来。

丫鬟是个守规矩的,从屋外进来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症状,以为是自己中了暑热,想着将衣裳送进来便请示主子下去休息一阵,没想到两位姑娘身子也不舒坦。

正寻思请个大夫来瞧瞧,那厢屋门一响,跌跌撞撞闯进来个男子,丫鬟吓得脸都白了,慌里慌张展开双手挡在两位主子跟前:“姑娘们小心!”

“阿嫣……阿嫣……”

谢斐一路压制着身上的火,跌跌撞撞路过几间连着的厢房,一排中只有这间屋内有女子说话的声音。

他现在神志不清,皮下血潮疯狂激荡,直觉告诉他沈嫣就在里面,所以一进来就横冲直撞地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几声称呼落下,丫鬟也认出了谢斐。

看到眼前人猩红的目光,丫鬟吓得心口砰砰直跳,料想是喝醉了酒还是吃错了什么药,慌忙大喊:“世子爷,沈七姑娘不在咱们这,她在她自己的屋里!这是我们姑娘的房间!”

凌安进来后立刻将门应上,防止外面的烟雾累及屋内其他人。

江幼年中药不深,喝了几口茶,屋门关上后心口才舒服了些,见到谢斐竟然贸然闯入,当即火冒三丈:“你来干什么?还敢来找阿嫣?知不知道这是佛门重地,女眷厢房岂能容你擅闯!”

凌安转身飞快扫一眼,发现屋内除了江、程二人,便是眼前挡在二人跟前这个脸生的丫鬟,哪有夫人的身影!见大事不妙,赶忙拉着谢斐胳膊往外拖:“爷,夫人不在这,咱们先出去吧!”

又匆匆转头对江幼年说了声抱歉,“两位姑娘暂且别出门,外面的香出了问题,我们世子爷不是有意闯进的,是着了别人的道了!”

谢斐现在一句话都听不进去,浑身仿佛有数万只虫蚁在噬咬,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他现在看谁都像沈嫣。

程楚云大致听明白了凌安的话,她躲在江幼年身边,小心翼翼抬起头看着谢斐。

她从前偷偷见过谢斐醉酒的样子,并不是现在这般双目迷离、青筋暴起的模样,且他浑身上下半点酒味都无,照凌安的说法,那便是被人下了药了。

一瞬间,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。

她咬紧后槽牙,慢慢地捏紧手指,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,缓缓往前挪动一步,看着谢斐道:“阿嫣与我们不住在一处,这个时辰,她大概还在陪沈老太太诵经。”

“夫人没和你们住在一个院子?”凌安张了张口,心猛地往下一坠。

这事若是闹到沈老夫人面前,恐怕会彻底得罪武定侯府,世子爷和夫人就再无可能了。

还未想好如何处理,就听身后程楚云“啊”的一声尖叫。

她被谢斐扣着腰身直往榻上撞去,一旁的江幼年赶忙去拉人,却被男人一把推开,踉跄后退几步,险些摔倒在地。

“谢斐你王八蛋,禽兽不如!你给我把阿楚放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