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4章 晋江正版94(1/2)

玉嬷嬷只觉得力气被抽干, 颓然倒在地上,双手紧紧攥着玄尘供词,脑海中竭力搜寻着能够反驳这一切的证据。

被诊出怀孕前, 她的确三个多月没来月事, 年轻时一直如此, 所以大夫说她已有三月身孕时,她深信不疑。

但倘若这封信函上所说为真, 当时的她仅有两个月身孕,霍泽源走后那两个多月, 她并没有接触任何外男。

可贵人找到她的那一日,却微微含笑告诉她:“有一个人可以帮你,名闻天下的玄尘大师此刻正在隆兴寺,你向他求什么, 他定会答应。”

她那时很是惊惶茫然,只敢把玄尘大师赠药的原因归于高僧普渡世间的仁慈。

所以,从来不是什么慈悯众生,而是……做了亏欠她、又见不得人的丑事, 而贵人早就知道这一点,所以才让她来求药。

她的孩子,不是她与霍泽源的, 而是玷-污她清白的、所谓得道高僧的儿子。

玉嬷嬷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阵阵冷却, 她哆哆嗦嗦地看向那一团血色身影方向,看她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孩子。

父母的遗传、京城风水的滋养和皇亲贵胄的锦绣包装赋予他极为优越的外在条件,这么多年, 她从未觉得谢斐长得不像霍泽源, 因为她深深相信, 无论是什么人, 在贫瘠的山野和繁华的天子脚下成长,相貌也会有天壤之别。

所幸的是,孩子与她年轻时的容貌还有几分相像,每日能够瞧见他的脸,对自己而言也是失去从前秾丽皮囊的某种慰藉。

玉嬷嬷嘴唇颤抖着,再度试图仔细打量这个明明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,可谢斐一对上她投射而来的目光,脸上肌肉猛地颤动,难言的怀疑、慌乱与恼怒登时在身体中疯狂交织碰撞。

“你看什么!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!”他目眦欲裂,眸中几欲喷火,背上疼痛也不管不顾,发疯似的朝她怒吼,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不过就是个卑贱的仆妇!你不是我母亲!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!”

他做了整整二十年的镇北王世子,出生开始就是呼风唤雨,万人之上!

怎么可能是服侍他二十年的乳母与人苟且所生!

一字一句,如利刃一道道剜在心口。

玉嬷嬷眼泪哭干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只有嘶哑的呜鸣堵塞在喉间。

真相大白,谢危楼也不会过多解释什么,荀川知道谢斐不肯信,他深深地吐了口浊气,走到谢斐面前,缓缓蹲下:“世子爷。”

唤了二十年的称呼,一时还不能改口,就算改口,荀川也不知如何称呼,他知道此事一出,谢斐就不会再是镇北王世子了,但他暂时还这么唤他。

“你的的确确,是二十年前王爷从颂宁县抱回来的孩子。”

谢斐染血的眼睫都在颤动,他不怕旁人胡言乱语地编排,怕的是亲近和信任之人用这种过于冷静,甚至是残忍的态度,一步步地为他拆解事实的真相。

“二十年前,王爷麾下部将霍泽源为王爷挡下一枪,战死沙场,回京途中,王爷亲自到颂宁县安抚未亡人,却没想到你母亲陶氏留下绝笔信,服毒身亡。王爷便将你带回京中抚养,此事仅有王爷几名心腹部下知晓。”

谢斐面上还有飞溅的血迹,双眼却比血渍还要腥丽,他冷笑着抬头:“我知道他不想要我这个儿子,是你们联合起来骗我!”

“世子爷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荀川叹息一声。

“我们发现不对劲,是今年你舅舅,也就是陶氏的兄长赌钱输光家产,为了应付追债之人,深夜掘了你母亲的坟墓,想要从中取出些陪葬的金银首饰出来应急,却发现棺内空无一人。王爷继续追查下去,发现玉嬷嬷行迹诡疑,与当年进府的玉氏并非同一人,她的真实身份,其实是当年服用假死药骗过所有人的陶氏。而世子爷并非陶氏与霍泽源所生,您的亲生父亲正是当年将假死药赠与陶氏的当世名僧玄尘。玄尘破戒,染指你母亲,此事他已亲口承认,白纸黑字清清楚楚,王爷绝不会空口无凭,将不属于世子爷的身份强加于您。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谢斐兀自摇头,死死盯着那个容颜苍老的妇人,几乎从牙关内挤出这几个字。

他不愿相信这一切,他宁可相信自己的母亲是靠美色引诱,哪怕为父王生下儿子,也照样无名无分、为父王所不齿,也比让他承认伺候他从小到大的玉嬷嬷就是他亲生母亲更加好受。

谢危楼淡淡瞥他一眼,垂眸对玉嬷嬷道:“现在你只需告诉我,当年到底是谁指使你,以绝笔信和假死之身骗过所有人,令本王出于愧疚,抚养战友的遗腹子?又是谁为你伪造身份,暗中除去真正的玉氏,安排你进府做谢斐的乳母?”

事已至此,已经没什么可瞒的,既然他都能查到她假死,必然对那位贵人的计划了如指掌了。

玉嬷嬷捂住震痛欲裂的心口,缓缓收回落在谢斐身上的目光,抬起头,颤声道:“我若说了,王爷可否……善待世子?他是无辜的呀!”

谢斐登时厉目大叫道:“你住口!你也配替我求情!我无不无辜关你屁事!”

这一动起,浑身鞭伤又是好一番撕扯,他用尽全部的气力,说完这句之后就昏了过去。

后背鲜血如注,满身锦袍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。

“孩子!”玉嬷嬷霎时一声痛呼,跌跌撞撞地爬到谢斐身边。

那棘鞭落在身上十余下,浑身哪还有一块好肉,锦绣外袍被棘刺割裂,露出里头血肉翻卷的皮肤。

她伸出去,却不敢触碰,颤颤巍巍地停在空中,旋即转身朝谢危楼磕头:“王爷,您救救他!他给您当了二十年的儿子,您就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吗!”

谢危楼不紧不慢地走到她面前,冷哂一声:“救不救他,是本王的事。你数罪在身,单单拿出一样都是死罪难逃,到这个份上,还敢与本王提条件?”

玉嬷嬷声泪俱下:“可他什么都不知道啊,他不过是个无辜的孩子!就连我,亦是遭人侮辱诓骗,否则……”

否则……她又岂会背着霍泽源,生下别人的孩子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5401.net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